第2章 和世界冠軍比滑雪?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原主確實為了渣男去學過滑雪,但只是個連單板雙板都分不清的滑雪白痴,阮盈盈想找個陪襯的心思昭然若揭,

  不過今天,她的如意算盤怕是要打空了,

  因為現在的慕笙也很喜歡滑雪,而且,是拿過無數金牌的滑雪冠軍。

  看著慕笙淡定的樣子,阮盈盈眉間幾不可見的一皺,這個慕笙今天太不對勁了。

  滑雪場有職業訓練場地和觀光旅遊場地,

  阮盈盈雖然打著省級運動員的名號,但那也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,太久不訓練,阮盈盈如今只能算作業餘的滑雪者,

  為了保障她的安全,節目組選取了大眾滑雪道作為拍攝地,

  「準備好了嗎?」攝像機架在坡道下,

  遠處的坡道上,阮盈盈揮了揮手,示意自己準備好了,

  下一秒,阮盈盈微微彎膝,用腳部力量壓住滑雪板方向,借著坡度,滑行的速度開始變快。

  雖說已經很久沒有專門練習了,但還是看得出阮盈盈有幾分底子在,

  阮盈盈一頭黑髮在空中飄揚,本來走柔美路線的她,此刻帶上幾分英氣,倒也有些別樣的美麗。

  熱身沒做好,在做完一個漂亮的水平翻轉後,阮盈盈覺得腿有點抽筋,於是逐漸的放慢了動作,停了下來。

  「獻醜了。」阮盈盈衝著鏡頭柔柔一笑,

  「好棒啊!不愧是省級運動員,風采依舊啊。」

  「就是就是,盈盈你太謙虛了。」

  對於普通人來說,她這一套動作已經是相當的漂亮,阮盈盈剛走過來,眾人就驚呼著圍了上去。

  接收著眾人的誇獎,阮盈盈嬌羞的低下頭,瞥見一旁站著的慕笙,「阿笙也試試吧。」

  「好啊。」慕笙紅唇微揚,然後轉身走開,

  「這是去哪?」負責人蒙了,連忙示意攝像機跟上,

  「不是吧,不就滑個雪嗎?就算不會也不用扭頭就走吧,真是丟組合的人。」陳嬌小心的嘀咕著,

  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外,慕笙並沒有離開錄製場地,而是走向了旁邊專供運動員訓練的障礙滑雪場地。

  眾人一臉問號,慕笙這是想幹嘛?

  慕笙剛走到場地旁,就有工作人員上來攔住她,「小姐,我們這裡是供專業人士訓練的,賽道難度高,您還是在旁邊大眾賽道練習吧。」

  此時,節目組也跟著慕笙的腳步向這邊走來,

  負責人壓了一肚子火,這個慕笙,不僅遲到,現在還故意拖慢拍攝進度,瞎胡鬧,「慕笙你過來,能不能配合我們的拍攝進度!」

  慕笙轉過身,「導演,不是你們讓我滑一下試試的嗎?」

  「你知道這是哪嗎?!」陳嬌站出來,鄙夷的看著慕笙,「你以為你是誰啊。」

  這裡的吵鬧將一些訓練的隊員招了過來,

  慕笙看向旁邊一個身穿紅色滑雪服的男人,「你剛才在跳台區失誤了。」

  「阿笙妹妹,別瞎說,」阮盈盈此時站出來,走到穿紅色滑雪服的男人面前,「秦教練,您別生氣,我這個妹妹說話比較直,她不是故意的。」

  話落,阮盈盈又看嚮慕笙,「阿笙妹妹,你不知道,這可是A省省隊的秦磊教練,國內著名的滑雪高手,你快給他道歉。」

  與紅衣男子一起過來的隊員也覺得有點好笑,「剛剛秦教練的動作很完美啊,我們沒看出來哪裡有問題。」

  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慕笙身上,等著看她道歉,

  唯有負責人注意到了秦磊的臉色,那神色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生氣,反而更像驚喜多一些,

  果然,下一秒,

  秦磊居然笑著拍了拍手,「小姑娘真是好眼力啊,我的隊員都沒一個看出來的,你居然看出來了。」

  這裡的滑雪場平地區長度與他平日訓練習慣的場地有些微的區別,導致他預估錯誤了,

  但他經驗老道,只是些微的晃了一下,連同隊的人都沒看出來,這個小姑娘居然看出來了?

  秦磊的肯定讓所有人都驚訝的看嚮慕笙

  她怎麼看出來的?猜的嗎?

  慕笙看向秦教練,「你起跳早了,」

  慕笙這話一出,秦磊面色就變了,

  他其實只是早起跳了半秒,這種細微的差別連他的隊員都沒看出來,這個小姑娘剛剛都沒有靠近賽道,居然能看出來這些,

  「小姑娘眼睛真毒,」秦磊愛才,當下看著慕笙的眼神都亮了,「想必你也是喜歡滑雪的人,」

  慕笙看了眼一臉尷尬的阮盈盈,嘴角勾了勾,「確實,我也很喜歡滑雪。」

  「那過來一起吧,」秦磊熱情的邀請慕笙進去,

  其他人一臉懵的也跟著進了專業的訓練場地。

  節目導演看著前面和秦磊並肩而行的慕笙,心中有個奇怪的直覺,

  這回的節目爆點,很有可能就在慕笙身上了,

  他偷偷的囑咐攝影師,一會兒多給慕笙一點鏡頭。

  障礙滑雪場地里設置了有坡面障礙區,障礙區之下還有跳台區。

  每一個障礙點都需要運動員隨機應變,跳台區的長度更是根據國際比賽標準設定,

  大家光是看著那崎嶇不平,障礙物不一的賽道,都覺得瘮得慌,

  更何況還要從這樣的賽道上滑下來,哪怕是技術很好的業餘愛好者也不敢說能平穩落地,慕笙這麼一個小姑娘就更不用說了。

  場地里訓練的運動員們於心不忍,站出來給慕笙說情,「咱們這地方難度太高了,我完整的滑一遍都夠嗆呢,不然這樣吧,慕小姐要是喜歡,我們去旁邊試試。」

  阮盈盈曾經是省級運動員,她很明白面前的賽道有多難,看了眼旁邊正和秦磊說話的慕笙,阮盈盈站了出來,「確實很危險,這個阿笙妹妹肯定做不好的,安全起見,我們還是回去吧。」

  「不用,」慕笙抬頭看了眼賽道,前世她訓練過無數次,比家還熟悉的地方,她只覺得親切,

  阮盈盈低下頭,斂住眼中的笑意,

  果然還是那個受不住激將法的蠢貨。

  整個場地內,只有秦磊眼中帶著些期待,剛剛和慕笙聊了幾句,這個小姑娘言語間很是專業。

  慕笙去換裝備了,等了一會兒還沒見人回來,

  有工作人員上前來,偷偷的找到導演,「導演,咱們明天晚上就得把節目剪輯好,再等下去時間就來不及了啊,不然直接把慕笙剪掉算了,不等她了吧?」

  導演看了看時間,「那好,我」,他話沒說完便直直的愣在了原地,

  聽話聽到一半,沒聲了,工作人員納悶的順著導演的目光看向後面,然後,他也愣住了。

  一個輕盈的黑色身影正從遠處迅速的飄過來,

  等離近了,才看到慕笙精緻的側臉,

  不同於阮盈盈優雅的慢動作,慕笙的速度極快,輕盈到了極致,像一道風般從眾人眼前掠過,

  借著坡度的加速,慕笙直接躍到鐵軌上,

  細細長長的鐵軌,普通人站都站不上去,慕笙踩著滑雪板,如履平地。

  她像是一頭矯捷的雪豹,帶著睥睨一切的氣勢,穿過鐵軌,翻過雪牆,飛躍一座座雪丘。

  在漫天的雪花翻飛里,慕笙一襲黑色滑雪服,與雪白的賽道形成強烈的對比,更讓人直接感受到她迅疾的速度,

  行雲流水,毫無停滯。

  在很短的時間裡划過障礙區,借著坡度,慕笙再次加速,

  在跳台區騰空而起,然後連續四個空翻,來了個漂亮的空翻轉體1440 °,順利落地,巨大的衝力激起大片的雪。

  慕笙站定,

  全場寂靜。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