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情定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(這章暫時不要買,是重複章節,凌晨一點替換成正常內容哈,大家明天早上來看。)

  她貼近冰壁聽了聽,判斷出大概的方位,然後便鉗制著夜渡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。

  此時的厲寒琛,已經被碎裂的冰層罩在了底下,他利用一個堅硬的冰壁擋住斷裂的冰層,

  但他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,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生命力的流失。

  厲寒琛勉強睜開眼睛,靠著冰壁坐著,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一顆糖,

  因為慕笙,他已經習慣在口袋裡放糖,這一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裡面的,

  看著手裡的糖,厲寒琛腦海里都是慕笙,

  在遇到慕笙之前,他對死亡毫無畏懼,甚至還有幾分釋然,

  然而如今,面對死亡的臨近,他卻有了深深的惶恐,

  這段時間的時光,仿佛是偷來的一樣,厲寒琛嘆了一口氣。

  跟了他十多年的兄弟在夜渡手裡,他必須去跟夜渡談判,但現在,他再也看不到慕笙了,

  厲寒琛面色凝重,他想著,幸好在他來之前,已經擬好了遺囑,

  他的財產一分為二,一份給厲安,一份給慕笙,作為厲安的監護人,慕笙實際上能夠得到他全部的財產,

  這些錢,足夠護著慕笙一輩子了。

  身上的溫度越來越低,厲寒琛就算全力維持也沒有辦法讓自己保持清醒,意識越來越模糊,他終於閉上了眼睛。

  此時,慕笙和夜渡已經趕到了坍塌的冰層旁,

  看著那大片坍塌的冰層,夜渡眼中划過一抹笑意,「看來,厲寒琛已經..........」

  他話還沒說完,慕笙就直接走上前,從包里拿出幾個特製的萬斤頂,然後開始向下挖掘。

  縱使她帶了足夠的工具,但這樣的大的工程,慕笙依然有些力不從心,

  鋒利的冰層劃破她的手套,因為急著往下挖,她來不及閃避偶爾掉落的冰塊,就算被砸到也一聲不吭。

  看著慕笙這個義無反顧的樣子,夜渡眉峰微蹙,「有必要嗎?你看到這些冰層有多尖銳了嗎?就他那個病秧子,他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了。」

  慕笙緊抿著唇,沒有說話,只是不斷的重複著手上的動作。

  她不敢解除信號屏蔽,因為不知道是夜渡那邊的人先找過來,還是厲寒琛的人先找過來,她不能將主動權放到別人手裡。

  隨著時間的流逝,慕笙纖白的手已經被磨破,她蒼白的臉也逐漸沁出了汗液,

  夜渡一直躺在旁邊看著,眸光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  不知道過了多久,慕笙手裡的儀器終於探測到一些生命的痕跡,她加快速度,終於,在掀開一大片冰壁之後,看到了躺在下面的厲寒琛。

  慕笙十分冷靜的將手探到厲寒琛手腕間,在探知到一絲微弱的動靜後,慕笙的手微微顫抖,然後強自鎮定的幫厲寒琛進行急救。

  她給厲寒琛吃了藥,包紮了傷口,然後才把厲寒琛扶起來,靜靜的等待厲寒琛醒來。

  偌大的天地間,慕笙和厲寒琛相互依偎著,不遠處躺著奄奄一息的夜渡。

  在這裡,沒有時間的輪換,黑暗的空間裡,只有慕笙手裡的光源在靜靜的亮著,

  厲寒琛睜開眼的時候,一縷熟悉的清香飄到鼻下,厲寒琛猛地轉過頭,然後便看到了正閉著眼睛的慕笙。她貼近冰壁聽了聽,判斷出大概的方位,然後便鉗制著夜渡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。

  此時的厲寒琛,已經被碎裂的冰層罩在了底下,他利用一個堅硬的冰壁擋住斷裂的冰層,

  但他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,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生命力的流失。

  厲寒琛勉強睜開眼睛,靠著冰壁坐著,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一顆糖,

  因為慕笙,他已經習慣在口袋裡放糖,這一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裡面的,

  看著手裡的糖,厲寒琛腦海里都是慕笙,

  在遇到慕笙之前,他對死亡毫無畏懼,甚至還有幾分釋然,

  然而如今,面對死亡的臨近,他卻有了深深的惶恐,

  這段時間的時光,仿佛是偷來的一樣,厲寒琛嘆了一口氣。

  跟了他十多年的兄弟在夜渡手裡,他必須去跟夜渡談判,但現在,他再也看不到慕笙了,

  厲寒琛面色凝重,他想著,幸好在他來之前,已經擬好了遺囑,

  他的財產一分為二,一份給厲安,一份給慕笙,作為厲安的監護人,慕笙實際上能夠得到他全部的財產,

  這些錢,足夠護著慕笙一輩子了。

  身上的溫度越來越低,厲寒琛就算全力維持也沒有辦法讓自己保持清醒,意識越來越模糊,他終於閉上了眼睛。

  此時,慕笙和夜渡已經趕到了坍塌的冰層旁,

  看著那大片坍塌的冰層,夜渡眼中划過一抹笑意,「看來,厲寒琛已經..........」

  他話還沒說完,慕笙就直接走上前,從包里拿出幾個特製的萬斤頂,然後開始向下挖掘。

  縱使她帶了足夠的工具,但這樣的大的工程,慕笙依然有些力不從心,

  鋒利的冰層劃破她的手套,因為急著往下挖,她來不及閃避偶爾掉落的冰塊,就算被砸到也一聲不吭。

  看著慕笙這個義無反顧的樣子,夜渡眉峰微蹙,「有必要嗎?你看到這些冰層有多尖銳了嗎?就他那個病秧子,他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了。」

  慕笙緊抿著唇,沒有說話,只是不斷的重複著手上的動作。

  她不敢解除信號屏蔽,因為不知道是夜渡那邊的人先找過來,還是厲寒琛的人先找過來,她不能將主動權放到別人手裡。

  隨著時間的流逝,慕笙纖白的手已經被磨破,她蒼白的臉也逐漸沁出了汗液,

  夜渡一直躺在旁邊看著,眸光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  不知道過了多久,慕笙手裡的儀器終於探測到一些生命的痕跡,她加快速度,終於,在掀開一大片冰壁之後,看到了躺在下面的厲寒琛。

  慕笙十分冷靜的將手探到厲寒琛手腕間,在探知到一絲微弱的動靜後,慕笙的手微微顫抖,然後強自鎮定的幫厲寒琛進行急救。

  她給厲寒琛吃了藥,包紮了傷口,然後才把厲寒琛扶起來,靜靜的等待厲寒琛醒來。

  偌大的天地間,慕笙和厲寒琛相互依偎著,不遠處躺著奄奄一息的夜渡。

  在這裡,沒有時間的輪換,黑暗的空間裡,只有慕笙手裡的光源在靜靜的亮著,

  厲寒琛睜開眼的時候,一縷熟悉的清香飄到鼻下,厲寒琛猛地轉過頭,然後便看到了正閉著眼睛的慕笙。她貼近冰壁聽了聽,判斷出大概的方位,然後便鉗制著夜渡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。

  此時的厲寒琛,已經被碎裂的冰層罩在了底下,他利用一個堅硬的冰壁擋住斷裂的冰層,

  但他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,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生命力的流失。

  厲寒琛勉強睜開眼睛,靠著冰壁坐著,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一顆糖,

  因為慕笙,他已經習慣在口袋裡放糖,這一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裡面的,

  看著手裡的糖,厲寒琛腦海里都是慕笙,

  在遇到慕笙之前,他對死亡毫無畏懼,甚至還有幾分釋然,

  然而如今,面對死亡的臨近,他卻有了深深的惶恐,

  這段時間的時光,仿佛是偷來的一樣,厲寒琛嘆了一口氣。

  跟了他十多年的兄弟在夜渡手裡,他必須去跟夜渡談判,但現在,他再也看不到慕笙了,

  厲寒琛面色凝重,他想著,幸好在他來之前,已經擬好了遺囑,

  他的財產一分為二,一份給厲安,一份給慕笙,作為厲安的監護人,慕笙實際上能夠得到他全部的財產,

  這些錢,足夠護著慕笙一輩子了。

  身上的溫度越來越低,厲寒琛就算全力維持也沒有辦法讓自己保持清醒,意識越來越模糊,他終於閉上了眼睛。

  此時,慕笙和夜渡已經趕到了坍塌的冰層旁,

  看著那大片坍塌的冰層,夜渡眼中划過一抹笑意,「看來,厲寒琛已經..........」

  他話還沒說完,慕笙就直接走上前,從包里拿出幾個特製的萬斤頂,然後開始向下挖掘。

  縱使她帶了足夠的工具,但這樣的大的工程,慕笙依然有些力不從心,

  鋒利的冰層劃破她的手套,因為急著往下挖,她來不及閃避偶爾掉落的冰塊,就算被砸到也一聲不吭。

  看著慕笙這個義無反顧的樣子,夜渡眉峰微蹙,「有必要嗎?你看到這些冰層有多尖銳了嗎?就他那個病秧子,他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了。」

  慕笙緊抿著唇,沒有說話,只是不斷的重複著手上的動作。

  她不敢解除信號屏蔽,因為不知道是夜渡那邊的人先找過來,還是厲寒琛的人先找過來,她不能將主動權放到別人手裡。

  隨著時間的流逝,慕笙纖白的手已經被磨破,她蒼白的臉也逐漸沁出了汗液,

  夜渡一直躺在旁邊看著,眸光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  不知道過了多久,慕笙手裡的儀器終於探測到一些生命的痕跡,她加快速度,終於,在掀開一大片冰壁之後,看到了躺在下面的厲寒琛。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