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過往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「地圖?什麼地圖?」沈霖用刀尖抵著保鏢的脖子,「拿給我看。」

  保鏢顫抖著從懷裡把地圖拿出來,「這是老闆讓我們提前過來勘探好的。」

  沈霖拿過地圖,講保鏢踹到一邊,「把他帶走,我們去找人。」

  時間一點點的過去,沈霖帶著人找遍了整個冰川,都沒有找到關於厲寒琛任何的蹤跡,

  「沈總,我們不能再往下了,再往下,連信號都接收不到,而且地勢複雜。」

  沈霖面色凝重,「繼續找,秦愷那邊很快就會派人過來。」

  「是。」

  此時的冰川之下,隨著時間不斷的流逝,厲寒琛的體力已經在透支的邊緣,

  不遠處,即使全身大穴被封住,體溫飛速下降,夜渡卻依然噙著笑,仿佛他根本不在意眼前的絕境一般。

  「厲寒琛,」夜渡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寒冰上,「十年前,你好像沒有現在這樣強烈的求生**的,到底還是這世間的權力讓你不捨得放手了是嗎?」

  厲寒琛低著頭,全力抵抗著體內不斷上涌的寒氣,「那你呢?」

  夜渡笑了一下,「我?你還不夠了解我嗎?我走的路,永遠和你相反。」

  十年前,夜渡和厲寒琛一起被綁匪綁到了F洲,相比較於厲寒琛的反抗,夜渡第一時間就歸順了綁匪那邊,

  再後來,厲寒琛成功的從綁匪手裡逃出去,夜渡留在F洲,他心性決絕,很快就成為了F洲的新首領,並且將那些曾經綁走他們的人盡數殺盡,

  厲寒琛掌控聯盟以後,與F洲那邊諸多交涉,讓夜渡吃了不少虧,從此兩人的梁子就結了下來。

  在這個密閉的時空里,時間都仿佛變得十分漫長,一秒鐘被疼痛拉長蔓延,厲寒琛掰下一截尖銳的冰刃,直接刺向小腿,利用疼痛讓自己保持清醒。

  但溫度實在是太低了,厲寒琛恍惚了一瞬,突然覺出些不對,他猛地抬起頭,眼前空無一人,

  夜渡分明剛才還躺在那裡,現下已經完全消失,甚至連一絲離開的痕跡都沒有。

  厲寒琛皺起眉,既然夜渡能夠從這裡離開,就算看著再沒有痕跡,也說明這裡有離開的路,

  厲寒琛打起精神,開始找尋出去的線索。

  此時的地面上,一架直升機正緩緩墜落,秦愷陪著慕笙走下來,

  「夫人,」看到慕笙,沈霖恭敬的叫了一聲,然後把秦愷拉到一邊,

  「你瘋了?還嫌這裡不夠亂??」沈霖眼露急色,「要是把她凍出個好歹來,我們怎麼跟老大交差??把夫人送回去吧,」

  秦愷卻搖了搖頭,「據我所知,夫人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弱,是我專門把她叫過來的,或許她能夠帶著我們找到厲寒琛。」

  沈霖了解秦愷的性格,他不是病急亂投醫的人,他把慕笙找過來,應該是有自己的理由,「那好吧,現在怎麼辦?」

  「問問夫人吧。」

  說著,兩人一起走到慕笙身邊,

  慕笙看了一眼面前的冰川,」我讓你們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嗎?」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