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王瑟的眼神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探個毛線的病啊!

  檀悠悠想爆粗口,這兩口子是吃撐了沒事幹吧?莫名其妙探什麼病?不知道人家很討厭他們嗎?

  裴融示意她扶自己坐起來:「給我換身衣裳。」

  檀悠悠臭著臉:「我不想見到他們,噁心。」

  她已經知道,裴融這傷和福王府有關係,和二皇子也逃不開干係,真正蛇鼠一窩。

  「你不幫忙,我只好自己來了。」裴融作勢要自己起身:「戲要演全套,已經走了九十九步,不差這一步,我教你的都記住了?」

  「記住了。」檀悠悠到底沒那麼硬的心腸,不能眼睜睜看著裴某人獨自掙扎,默默上前將人扶起,一通打扮。

  光鮮亮麗是不行了,只能力求乾淨整潔。畢竟受了這麼重的傷,活生生餓上這麼多天,帥哥早已瘦得皮包骨,鮮肉變成老臘肉。

  檀悠悠想著,心情好了起來。

  裴融見她眼裡透出笑意,便問:「在想什麼呢?」

  檀悠悠煞有介事地道:「在想吃鮮肉還是吃臘肉。」

  「咕咚~」口水的吞咽聲。

  「咕唧~」肚子的叫聲。

  裴融表情要比平時更加嚴肅好幾倍,十分鎮定地整理自己的袍袖。

  檀悠悠卻是一眼看穿了他,忍不住「哈哈」大笑起來:「別裝了,夫君就承認自己饞了吧!」

  裴融面無表情,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。

  「表弟妹,什麼事兒這麼高興啊?也說來我們聽聽?」門外傳來二皇子的聲音,跟著王瑟與他一前一後進了門。

  檀悠悠上前行禮,二皇子虛扶一把,笑吟吟地道:「自家人,無需多禮。我們就是聽說向光生了病,特意來看看他。這都什麼時候的事了啊?」

  裴融受傷這事兒從上到下都特意隱瞞了,是以楊家、周家、其餘人家,都沒有來探病的,二皇子夫婦絕對是第一個。

  所以還是試探占得更多。

  檀悠悠對此事知道得不深,卻很能把握分寸:「也就這兩天的事,喝多了,摔了一跤,沒大礙。」

  二皇子目光灼灼,湊到裴融跟前看了又看,笑道:「看著是輕減了不少,不像才病。」

  檀悠悠嘆道:「殿下慧眼,丟掉差事就病了,茶飯不思日夜借酒澆愁的,能不瘦嗎?」

  「檀氏!」裴融低喝一聲,眼神陰鷙,滿臉警告,不讓她多說。

  檀悠悠就垂下眼,噘著嘴,滿臉不高興。

  二皇子看看她又看裴融,眼珠子一轉,說道:「表弟妹還是和你表姐一起去聊聊吧,我與向光有幾句男人間的話要說。」

  檀悠悠不放心,堅決拒絕:「那不行,萬一我不在,殿下又哄夫君去喝酒怎麼辦?」

  「去!」裴融給她使過眼色,她才不甘不願地邀請王瑟:「二皇子妃請。」

  王瑟瘦得脫了形,兩隻眼睛凹下去,臉頰慘白瘦削,平胸無臀,完全沒有青春少婦的影子。

  她穿得極厚,華服玉釵金步搖,然肩骨料峭,檀悠悠幾度懷疑那些錦緞華服會將她壓垮。

  王瑟卻走得極穩,一步一呼吸,都極有章法。

  「我們就在這裡坐坐吧,其他地方沒地龍,冷。」檀悠悠把王瑟領到隔壁廂房入座,這裡距離裴融近,就算有事她也趕得及衝過去。

  王瑟默默坐下,默默端起茶盞輕啜一口,淡淡地道:「你又有了?」

  「中午吃得多了些。」檀悠悠不明白,她肚子還沒鼓起來呢,怎麼就被看出來了?一定是訛詐!

  王瑟也不糾纏:「你是個有福氣的,至少比我有福氣。我問你個事兒,父母的錯,能不能算到孩子頭上?」

  「當然不能。我是不贊同父債子償的,但別人大概不會這麼想。」檀悠悠搞不清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,但總歸這樣說不會沒錯。

  「你能這樣想就夠了。」王瑟放下茶盞,不再搭理她,自顧自低頭盯著自己的指甲看。

  那指甲留得又尖又長,塗得朱紅,上頭還用金粉銀粉描了很精緻華貴的圖案,非常好看。

  檀悠悠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,總算沒問出「這美甲哪兒做的」這種話來。

  隔壁突然傳來嘈雜聲,卻是二皇子和裴融爭吵起來了。

  二皇子的聲音極大,裴融也不遑多讓,中氣十足,怒火中燒,仿佛要跳起來打人似的。

  事實上,檀悠悠趕過去時,裴融確實已經跳了起來,並且舉著御賜的戒尺準備往二皇子身上砸。

  那模樣彪悍得完全不似才受過重傷的,倒像是對皇家充滿怨氣,逮著機會就想發泄似的。

  檀悠悠狂奔過去,緊緊將暴走的裴某人抱住摁下去,順便在他腹部摸了一把,潮的,心便涼了一截,這是傷口又迸開了啊。

  因怕血跡浸出,被二皇子看到,便緊緊抱住裴融的腰,假裝是在攔阻,苦勸:「二位還是趕緊離開吧,有道是,道不同不相為謀,何必這樣上趕著鬧騰呢?有什麼意思?」

  二皇子沒看出什麼來,加之確實是被激怒了,氣勢洶洶地指著裴融冷笑:「裴融,你等著,有你後悔的一天!」

  王瑟立在門口冷漠地注視著這一切,並不勸阻,也不多言,就只看著。

  「送客!」檀悠悠感覺到掌心已是一片濡濕,索性撕破臉高聲嚷嚷。

  二皇子何曾受過這種冷遇,一甩袖子大步走了。王瑟緊隨其後,面無表情。

  裴融面色慘白地軟倒下去。

  檀悠悠趕緊把他抱起準備送上床,卻又聽柳枝驚慌失措地道:「不好了,二皇子又折回來啦!」

  檀悠悠心口一涼,正想著要如何才能應付過去,柳枝又道:「又折回去了!二皇子妃把他叫回去了。」

  檀悠悠不放心,衝到窗邊隔著縫隙看,正好與王瑟的眼睛對上。

  幽幽暗暗,如同鬼火,令人遍體生寒。說的就是王瑟此刻的眼神。

  她朝檀悠悠極淡地笑了笑,翕動嘴唇無聲地說了句什麼,轉頭跟在二皇子身後離去。

  檀悠悠來不及琢磨王瑟究竟說了什麼,忙著撕開裴融的衣裳,解開包紮的繃帶,果然傷口又迸開了。

  她扶額長嘆一聲,找了乾淨的繃帶紮緊,讓小五去尋錢獸醫。

  也是裴融運氣好,恰逢錢獸醫來給他換藥,小五出門就撞上。

  檀悠悠在一旁看得頭暈,撐著坐到外間透氣,卻聽鮑家的在外大吼一聲:「什麼人!」

  跟著沉香可憐兮兮地嚷起來:「夫人,夫人,是奴婢呀!奴婢有事要稟,很重要的事。」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