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令艾瑞琳達貴族顫抖的路燈杆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艾瑞琳達,紅纓郡。

  一名赤身裸體的英武青年男子正坐在路邊的大石頭上。他看起來高大英俊,但下巴上的胡茬子,卻好像十幾天沒有掛過了一樣。這讓他看起來起來非常的頹廢。

  青年男子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所以正一手拿著一柄鋒利無比的『現代刮鬍刀』,一手拿著一面鏡子刮鬍子。

  在他的周圍,橫七豎八的躺了幾十個惡魔乾屍,還有一個三米多高的猙獰大惡魔,正在瑟瑟發抖的舉著屁股趴在地上,小心翼翼的回答者青年男子的一個個問題。

  這個惡魔算得上是這附近實力較強的一位惡魔領主了,平時那些艾瑞琳達的平民巫師們見到它的時候,都得瑟瑟發抖的跪下來叫一聲大老爺。而就算是那些貴族巫師們,在它時,也都得恭敬的稱呼一聲『巴特爵士』。

  但今天巴特自從遇見這位先生之後,它那五個心臟的顫抖就從來沒有停過!

  『巴特』發誓,它從未見過如此邪惡的巫師!眾魔僅僅是路過此地,並『友善』的大了一個小小的招呼,這個人就二話不說的伸手一抓,將所有魔身上的生命精華全都抽乾了!

  又是一陣秋風吹來,旋即,地上的惡魔屍體便被這清風摧枯拉朽的吹成了灰燼,飛舞到了天空之中。

  看著那些隨風飄舞的灰燼,大惡魔巴特爵士忍不住擦了擦眼角划過的淚水——今天的風好大。

  也有些蕭瑟。

  看著眼前的惡魔,路易的臉色古怪了起來。

  今天自己剛剛從靜默之海出來沒多久,就碰到了這麼一夥惡魔。這讓路易感覺,在這個艾瑞琳達公國之中,好像惡魔遍地走的樣子。

  路易幾乎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去錯了地方。

  說實話,在路易見識過安德烈這些敗類之後,他對艾瑞琳達的情況,已經有一些心理準備了。

  但這位『巴特爵士老爺』口中說出來的一些東西,還是讓路易有點吃驚。

  看起來,現在的艾瑞琳達公國比十幾年前相比,變化有點大。馴養惡魔變成了合法化。惡魔奴僕們甚至公然跑出了巫師塔,到外面遊蕩。

  一些在深淵中有身份的惡魔,在這裡的地位甚至如同貴族騎士!

  若是不是因為阿珂還與艾瑞琳達有著不錯的關係,路易都要懷疑艾瑞琳達是不是已經和深淵達成協議了。

  畢竟阿珂與深淵的關係不是一般的差,艾瑞琳達在中立古神和深淵之間,只能選擇一個合作夥伴。

  所以艾瑞琳達中的許多貴族雖然與深淵有點曖昧不清,但雙方還並沒有穿一條褲子。

  或者說,國內的古神派和深淵派正在爭論選那個大佬當靠山。

  不過,無論是中立古神,還是深淵,都是了不得的大靠山。無論艾瑞琳達選和哪個合作,公國都會擁有一個了不得的盟友。

  也難怪奧倫大公底氣這麼大,覺得沒有人能撼動他的公國。

  「你剛剛說到哪了?你們原本要去支援『紅珍珠堡』?那裡發生了什麼?」路易放下了手中的剃鬚刀,看向了身邊的惡魔。

  「黑巫師!大人!黑巫師們前段日子襲擊了那裡。可憐的『阿爾菲男爵』險些被刺殺,而就在昨天的時候,那些邪惡的黑巫師們還在紅石堡蠱惑平民巫師們掀起叛亂。」

  惡魔指著天空,信誓旦旦的說道:

  「若不是因為『仁慈的阿爾菲男爵』有一條龍,他現在恐怕已經被掛在魔法路燈杆上了!」

  「現在整個紅珍珠堡的平民巫師們,都躁動起來了。表面上紅珍珠堡看起來平平靜靜,但實際上卻是暗潮湧動。」

  「男爵不希望因為幾根黑巫師臭魚,使得他不得不與那些被蠱惑的領民們發生爭鬥——鎮壓叛亂是要死人的,也很傷財。」

  「而阿爾菲男爵在公國的貴族之間,一向以仁慈而著稱。所以『仁慈的阿爾菲男爵』不希望大動干戈,只希望紅珍珠領能重回秩序。」

  「可是紅珍珠領上卻缺少沒維持秩序的人——由於三洲府那邊快要打仗了,所以在奧倫大公的號召之下,男爵已經將領地中的魔法騎士和軍隊,都借調給大公了。因此紅珍珠堡缺少維持秩-->>

  序的力量。」

  「因此,如果有一批『友善的惡魔』能前往紅珍珠堡保護那裡的秩序的話,那麼反叛勢力大體上就會因為害怕惡魔們的力量,而偃旗息鼓了——之後我們只要再花費一些時間,就能將那些黑巫師從人堆里找出來了。」

  「您知道,血腥惡魔一族都很擅長辨識氣味,因此男爵希望能通過我們的幫助,找出那些隱藏在平民中的黑巫師們。在我從深淵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我便與『阿爾菲男爵』定下了契約,而身為阿爾菲男爵的惡魔騎士,我有著幫助他巡視領地、守衛疆土的職責。」

  聽完之後,路易的臉色越發的古怪了起來。

  看起來,眼前的這些惡魔,都是『可憐且仁慈的阿爾菲男爵』的惡魔奴僕了,其中的這位大惡魔『巴特爵士』,則是阿爾菲男爵的契約惡魔。

  所以,要說這些惡魔是友善的惡魔的話,倒也的確如此——它們至少對阿爾菲是友善的。

  所以自己殺錯魔了?

  或許自己應該上門進行賠禮道歉一番?

  『紅珍珠堡』就在前往『秘藍城』的必經之路上,自己自從與阿珂打了一架之後,到現在也沒休息,也沒吃飯呢。

  去道個歉,順便吃口飯好像挺不錯的。順便再弄一套衣服——總不能光屁股去見老丈人吧?

  不過,阿爾菲男爵不會不願意請自己吃法吧?

  看起來,阿爾菲男爵的惡魔奴僕,今天好像被自己一不小心的全都給一網打盡了

  但不管怎樣,這位契約惡魔還活著呢,對不對。

  所以這個事情好像還是有緩和與地的——惡魔奴僕只不過是一些私人財產罷了,賠點錢就好了。

  如果自己能順便幫男爵搞定那些黑巫師的話,應該便會贏得阿爾菲男爵的友誼的。而這樣一來,也能避免『紅珍珠堡』被黑巫師們搞得生靈塗炭。

  想到這裡,路易不由看了一眼這位惡魔先生身上的那套『精美』的『皮革』。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腳下扔著的一套破破爛爛的衣服。

  『可惜,它的這身皮看起來挺不錯的。』

  猶豫了片刻之後,路易最終還是收回了看向惡魔的目光。

  看到眼前那位青年,終於將那不懷好意的目光收了回去,大惡魔巴特爵士狠狠的鬆了一口氣。

  「走吧,我們去紅珍珠堡。」路易說著便穿上了自己那破破爛爛的衣服。

  聽到這話,剛剛才鬆了一口氣的巴特爵士差點沒哭出來——完了,全完了!這個魔神看來是打起了紅珍珠堡的注意了!

  [巴特:我就知道!祂怎麼可能真的放過我?等我把祂領到紅珍珠堡,我與阿爾菲男爵都得死!]

  【看來巴特爵士猜對了】

  【但它也猜錯了】

  【看來,艾瑞琳達王國必定要被翻一個底朝天了】

  看著眼前的旁白,路易狠狠地翻了個白眼。

  『這裡的貴族們的身後,可是站著古神!我怎麼可能會讓海倫這樣瞎胡鬧?』

  路易可是記著俏丈母娘給自己交代的任務呢——在低調之中,將談判的時間與過程儘量拉長。

  也就是磨洋工。

  所以這一次大家的任務可不是來裝逼的。更不是來搞事的。而是低調一些,然後磨磨洋工——尤其是在與阿珂打了一架之後,路易更加堅定這個『低調一些』的想法了。

  『我絕不會允許團隊中任何人胡鬧的!當然,等我去了秘銀城與奧倫大公談判的時候,倒是可以利用北海國的名義,和他談一談『邪神派』貴族的事情。然後把艾瑞琳達的渣渣們都處理了。』

  【這場你與奧倫大公之間的談判,的確會有但恐怕你所代表的身份,會與你所想的有些不太一樣】

  對於這段旁白,路易有點搞不明白了。

  而他想不明白的是,對於艾瑞琳達的貴族們來說,還有什麼身份與勢力,能讓他們感覺比北海國還要更為敬畏甚至恐懼呢?

  求點推薦票。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