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毫無懸念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常州鎮,神武軍軍營

  司馬季預環顧將領眾人,厲聲說道:

  「皇帝臨危,四方勤王!有不願從君,只想從賊者,人人得而誅之!」

  一干神武軍將領表情驚駭,環顧指揮室四周,便看見司馬氏將領圍成一圈,殺氣騰騰地瞪著他們,手都放在腰間的槍袋上。

  「我等肯定聽從陛下指示。」於是大家紛紛表態起來。

  剛進了指揮室,就被一堆帶槍同僚團團圍住,這不答應就得死,誰敢拒絕?

  「好好好!我就知道,各位同僚都是大晉的忠誠臣子!」司馬季預撫掌大笑,便拿出帶血的衣帶詔來,跟眾人說道,「每人上來簽個字,按個手印,咱們歃血為盟,光復社稷,共抗程賊!」

  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誰都沒敢動身。

  「莫非各位不想當大晉的臣子?」司馬季預便又冷了臉色。

  周圍站成一圈的司馬氏將領們,便將手槍齊齊抽了出來。

  「先帝提拔你我於草莽之中,我們怎麼會背叛大晉?」神武軍將領們這邊,裡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,於是大家便七嘴八舌地點頭說道:

  「對極對極,我們都是先帝親手提拔的,自然是大大的忠臣。」

  眾人排隊在「衣帶詔」上欠了自己的名字,又被迫按了手印,喝了血酒,便曉得此事沒有辦法善了。

  若這份衣帶詔落入程晉陽手裡,他便可以按圖株連,將名單上籤過字的人統統以謀逆罪名處決!

  這樣一來,如果說大家原本只有兩三分叛意,現在便已經有三四分了。

  之所以還沒有到五分,是因為大家都聽說過一個叫做巨神兵的玩意兒……

  將神武軍將領們關入內室,司馬氏將領這邊才鬆了口氣。

  有人便問道:

  「他們表面裝作忠臣,實則對程賊唯命是從,不如……」

  又有人阻止說道:

  「咱們帝室終歸人少,沒法掌控全軍。若其他將領齊齊死在這裡,士卒知悉,必然譁變!」

  「還不如讓他們簽下衣帶詔,留下把柄。若衣帶詔落入程賊之手,生死便只在他一念之間,因而這些人便是不服,至少也不會主動出來壞我們的事!」

  「不錯!若讓程賊得了衣帶詔,其上將領必遭他清洗換人,以求儘速掌握神武全軍!這些舊將領便是不心向皇室,又豈不知唇亡齒寒的道理?」

  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很快便重新達成共識,於是司馬季預大手一揮,說道:

  「即刻將衣帶詔傳檄外界!讓兵卒們知曉!」

  先將這些將領的叛亂之名做實再說。就算沒法對外做實,至少也要在神武軍內部做實,讓士卒們形成共識,逼這些將領默認!

  將事情都布置下去,司馬氏將領們也紛紛離去。

  司馬季預回過神來,才發覺背後已經是冷汗涔涔。

  先前只是憑藉一股子血勇,在宗室將領的支持下,悍然與其他同僚翻臉。

  如今軍中反對派將領盡數囚禁,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收攏軍心,將神武軍完全握在手裡。

  從圖謀大事卻被發現,南康長公主前來質問卻被他囚禁開始,他便已經沒有退路了!

  司馬季預轉身來到內室,便看見監牢柵欄之後,南康長公主正靜靜地坐在那裡。

  憑藉幾根金屬欄杆,自然關不住這位殿下。真正讓對方自願被囚禁的,卻是司馬季預最後所說的一番話語:

  「程賊篡逆在即,司馬氏便是什麼也不做,也難逃滿門皆滅之厄。殿下蒙先帝養育之恩,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這些血肉手足,被人潑上污水然後按頸而戮麼?」

  司馬季預沉默地看著這位殿下,南康長公主靜靜地坐在窗邊,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  「殿下。」司馬季預開口說道,「將領層已經肅清完畢,神武軍頃刻之間便在我手。」

  「程賊北伐南陽,無論成敗,必然難以抽身。接下來我等便要西進建康,清君側,滅逆賊,還大晉一個朗朗乾坤。」

  「呵。」南康長公主終於冷笑出聲。

  「殿下。」司馬季預誠懇說道,「若先帝在世,殿下覺得他是願意看到我等艱難成功,還是慷慨成仁?」

  「你們不可能成功的。」南康長公主低聲說道,「司馬氏大勢已去,便是你個人野心驅使,要螳臂當車,又何苦將其他人牽連進來?」

  司馬季預被她說得無言以對,半晌才面色猙獰,低吼起來:

  「高祖宣皇帝開創萬世基業,怎可能就此毀於我們這一代!」

  「高祖宣皇帝已經死了!」南康長公主暴怒起身。

  「高祖已死,但司馬氏未死!」司馬季預也狂怒起來,「我輩便是飛蛾撲火,孤注一擲,也好過坐以待斃,任人宰殺!」

  「哦?」燃燒的刀刃突然從他背後刺穿出來。

  瞬間陷入垂死的司馬季預,臉龐已經因為劇痛而急劇痙攣起來,才聽見後面傳來一個冷酷的聲音:

  「可是,無論你想要做什麼……我不在乎。」

  「你,你!」刀刃從身體裡抽出,司馬季預摔倒在血泊里,帶著猶然不甘的、憤恨的眼神,然而卻已經說不出話來了。

  他的肺葉被刺穿壞死,如今就連呼吸也是奢望,很快便陷入了瀕死的彌留狀態。

  「晉陽!」南康長公主欣喜說道,毫不猶豫地撲入丈夫的懷裡。

  她確實沒有想到,丈夫居然會為了自己,拋下至關重要的北伐親自前來相救。

  「歆南姐。」程晉陽將她緊緊抱住,慢慢體會著某種失而復得的豐滿和柔軟,溫柔說道,「我來救你了。」

  「嗯。」公主姐姐點了點頭,然後又從胸口的縫隙里抽出一份名單,說道:

  「他們並沒有囚禁我,我是故意留在這裡的。」

  「這些年輕人……他們在外面毫不設防地商量事情,我在裡面連誰是誰都聽得一清二楚。名單上左列是激進的死硬分子,我不管;右列都是沒有主見的,被集體氣氛或是狂熱的他人裹挾進來的,如果可以的話……」

  「查實之後,我會饒這些人一命。」程晉陽點頭答應下來。

  南康長公主微微一怔,隨後便突然將他的脖子摟住,熱情似火地吻了下去。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