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5章 山村操的躺平藝術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

  「還發現了什麼?」

  柯南仰頭看著倉本耀治,背在身後的手悄悄打開了麻醉針手錶的蓋子,一臉天真無辜道,「好像是有發現別的東西哦,不知道大哥哥你指的是什麼?」

  「不如你都說說?」

  倉本耀治停在柯南身前,還在『殺人滅口』和『收買小孩子』之間遲疑。

  一個一年級的小朋友,要是他用假面超人卡片什麼的收買對方、讓對方別把密道的事往外說,不知道行不行?

  不,不,還是不夠穩妥,就算這孩子答應不說,真到了警察來的時候,肯定守不住秘密,那果然還是要殺人滅口吧?

  問題是這孩子還發現了什麼?

  柯南原本是沒發現什麼的,甚至也沒肯定倉本耀治做了什麼違法犯罪的事,只覺得倉本耀治有重要秘密隱瞞,但在倉本耀治問出口的時候,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
  這個密道是什麼人修建的?

  如果這些人之前沒說謊,那麼,密道應該是原本的屋主、那個哥哥所建造的。

  時間應該就是那個哥哥把窗戶釘死、又說屋裡有魔鬼進來了,找人來把別墅內部重新裝修的時候。

  在那之後,那個哥哥的妻子在花園裡,發現定期的窗戶後有人偷偷盯著她,沒多久就在房間裡上吊自殺了,而那個哥哥也隨之從三樓跳下去自殺……

  再加上那個奇怪的鳥巢箱……

  那個哥哥的妻子真的是自殺嗎?

  可以確定的是,那夫妻倆之間肯定有什麼問題,哥哥修建這個密道,說不定就是為了監視妻子甚至是殺害妻子。

  也就是說,密道很可能連接著那個哥哥三樓的房間、和那個哥哥的妻子所在的二樓的房間。

  現在,那個哥哥三樓的房間是倉本耀治住著,而那個哥哥的妻子的房間,就在窗戶被盯死的房間隔壁,也就是那位倫子小姐所在的房間!

  倉本耀治之前在窗後偷看他們,現在又露出這副樣子,該不會真的殺人了吧?

  池非遲側坐在窗口,靜靜轉頭看著面對面站著不吭聲的一大一小,琢磨著自己要不要添把火,讓柯南儘快發現有人死了。

  「怎麼了,小弟弟?」倉本耀治見柯南低頭沉思的模樣,弄不懂柯南在想什麼,也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,視線瞄過堆在樓梯下方、自己腳邊的一圈繩子,嘴上問著,注意力已經飄了,「你在想什麼呢?」

  柯南察覺到了倉本耀治偷瞥繩子的視線,心裡頓覺不妙,立刻抬手,麻醉針手錶蓋子上的瞄準鏡瞄準了倉本耀治的額頭,按下發射按鈕。

  這個傢伙身上的疑點夠多了,果然還是直接把人放倒比較好!

  「逼u!」

  倉本耀治還在琢磨怎麼快速把繩子拿起來、把眼前的小鬼勒死,就中了一針,迷迷糊糊往後面台階仰倒,意識清醒的最後一秒,想到的是……

  完了,他栽了,這小鬼不講武德!

  柯南看著倉本耀治倒地,鬆了口氣,看到一側牆面下角有一排書露了出來,又連忙跑過去,蹲下身,把書往外面的房間推,「池哥哥,這個密道應該連接著三樓倉本先生的房間和二樓倫子小姐的房間,之前倉本先生進密道里,說不定是想對倫子小姐不利!」

  一分鐘後,柯南推開了書,鑽過原本被書擋住的通道,到了那位倫子小姐的房間,發現了被懸掛在房梁下的屍體。

  兩分鐘後,聽到柯南確認情況的池非遲從二樓跳了下去,讓毛利蘭報警,從別墅正門上到三樓,讓柯南給他開門。

  半個小時後,警車開到別墅門口停下,山村操帶著人下車,進別墅。

  三樓,池非遲和柯南在房間裡看現場。

  槙野純、天堂享、毛利蘭、鈴木園子和本堂瑛佑等在門口,倉本耀治也被綁了放在一旁。

  「嗯?」山村操突然湊近毛利蘭和鈴木園子,盯,「我記得你們是……」

  鈴木園子半月眼回盯,她差點忘了,這裡是群馬縣境內,那麼遇到這個糊塗警官也就不奇怪了。

  山村操只起身,右手握拳,在左掌上一敲,笑眯眯道,「小蘭和園子,對吧!」

  毛利蘭點頭,「呃,是。」

  「還有我,警官!」本堂瑛佑笑眯眯道。

  「咦?我記得你是上次某個男人殺死自己女朋友那個事件里,跟毛利先生他們在一起的男生,對吧?」山村操回想著,見本堂瑛佑連連點頭,神色嚴肅地摸著下巴,「這麼說的話,真的很奇怪啊……」

  走到門口的柯南一怔,抬頭盯著山村操。

  沒錯,上次本堂瑛佑那個傢伙也纏著大叔去處理委託,和山村警官見過,難道山村警官發現了什麼不對勁?

  「以前和毛利先生他們在一起的,一直是他的大弟子池先生,可是上次池先生不在,換成了你,真是奇怪,」山村操摸著下巴,抬頭看著本堂瑛佑,目光肅重,「毛利先生拋棄池先生、想換徒弟了吧?」

  「哈?」柯南一秒無語。

  他就不該對這個糊塗警官報什麼希望的!

  「不、不是啦!」本堂瑛佑連忙擺手,「上次是因為……」

  「因為非遲哥以前落海,好幾次冬天天冷的時候都有呼吸道疾病,上次才沒有叫上他的。」毛利蘭幫忙解釋,順便看向走到門口看外面的池非遲,「才沒有丟下非遲哥的意思。」

  「原來是這樣啊!」山村操一臉恍然大悟,轉頭看到池非遲,又期待環顧四周,「那麼,毛利先生呢?今天又能聽到毛利先生的名推理了,還真是令人期待呢!」

  「老師沒來。」池非遲道。

  在所有警官里,山村操是把『躺平藝術』發揮到最極致的一個,連面子都不要一下的。

  山村操失望了一瞬,很快眼睛又亮了起來,「那公主殿下呢?」

  「公主殿下?」本堂瑛佑一臉好奇。

  「是指非遲哥的妹妹小哀啦,」毛利蘭低聲解釋,「他好像覺得小哀可以給他帶來好運,就像這一帶民間傳說中的森林公主一樣。」

  山村操還在一臉期待地左顧右盼,「我奶奶從小就告訴我要尊重森林裡的一切,那是大自然對人類的饋贈,我可是從小就照做的,公主殿下一定能保佑我順利解決這個案子的!

  「抱歉啊,今天她也沒來。」柯南半月眼盯山村操。

  作為一個警察,出現場還沒問清楚案子情況,就把破案寄望於別人,山村警官敢不敢再荒唐點!

  山村操一怔,頹然垂下頭,嘆了口氣,「是、是嗎……」

  「案子的話……」鈴木園子嘴角一抽,指向被綁著靠在門旁的倉本耀治,「已經解決了啊。」

  「咦?」山村操看向倉本耀治,「解決了?」

  倉本耀治:「……」

  看到這位警官,他突然有種自己還有得救的錯覺。

  池非遲見倉本耀治磨蹭,出聲提醒,「說話。」

  倉本耀治抬頭看到池非遲冰冷的神色,汗了一下,想想證據都被搜出來了,無奈道,「這位警官,我自首……」

  接下來,倉本耀治就把自己怎麼發現密道、想怎麼利用密道製造密室、沿密道返回房間的時候怎麼因為心虛從窗戶偷看後院花園而被發現、怎麼被柯南闖入發現了密道、然後就暈過去了,連殺人動機都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
  據他所說,是因為作曲的倫子要他配合著該吉他彈奏方式,他已經為了配合、努力去做了,結果倫子表示不滿意,說了過份的話,還把他崇拜的吉他手都詆毀了一遍。

  在他清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倫子已經躺在地上了,不過他也不否認自己早有殺心,不然也不會隱藏那個密道的秘密,更不會在過去見倫子的時候,順手拿了地道里那個哥哥之前殺害妻子時剩下的繩子,自己還帶了手套。

  「嗯,嗯……」山村操聽得連連點頭,「也就是說,因為柯南闖進密道,你的手法也被發現了,而且屍體也在你預料之外的時間被提前發現了,然後你又突然暈了過去,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池先生和柯南已經在你房間找到了你作案時戴的手套,對吧?」

  「是啊。」倉本耀治看向柯南,「我那個時候暈過去……」

  「是你一直在走神,不小心絆倒了,後腦勺磕到密道樓梯台階才暈過去的啊,你不記得了嗎?」柯南一臉天真地問完,又轉頭看池非遲,「池哥哥當時一直坐在窗口看著,你都沒有發現,真的很心不在焉呢!」

  「是、是這樣嗎……」倉本耀治有點懵。

  當時這個孩子好像抬手做了什麼動作,他沒看清,但總覺得是這個孩子放倒他的,可是仔細想想,一個小孩子又不是巫師,怎麼可能讓他突然暈過去,而他當時確實在走神。

  難道真的是他不小心絆倒了摔暈了?

  算了,反正殺人都被戳穿了,他怎麼倒的已經不重要了。

  山村操皺眉摸著下巴,一副想不通的模樣,「這次沉睡的居然是兇手……」

  「是啊,真是奇怪,」本堂瑛佑附和著,眼鏡下的雙眼偷偷瞥了一下柯南,在柯南看他之前,又收回視線,看著山村操,「警官也這麼覺得吧?」

  柯南:「……」

  這小子……!

  「嗯……」山村操作沉思狀,「而且兇手一醒來就老老實實交代了犯罪……」

  本堂瑛佑:「……」

  不不不,兇手不重要,重要的應該是毛利小五郎『沉睡』過、鈴木園子『沉睡』過,而柯南這個小鬼都在現場。

  今天毛利小五郎、鈴木園子都不在柯南身邊,柯南面對犯人,沉睡的就是犯人,難道不值得懷疑嗎?

  山村操神色嚴肅地掃視一群人,「我說……你們不會在警方來之前,做過什麼嚴刑逼供的事情吧?」

章節目錄